中新社北京4月11日電 題:美籍華裔科學家何大一:用一生與艾滋病戰斗


“行動,堅持。哪怕艾滋病永遠無法根治,我仍然會為它奮斗終身。”這是美籍華裔科學家、艾滋病雞尾酒療法發明人何大一時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

“世界因你而美麗——影響世界華人盛典”日前在京舉行,何大一獲得了“影響世界華人大獎”。成為影響世界的華人,他用了三十年的時間。

1981年,當何大一首次面對艾滋病例的時候,他對這個可怕的疾病一無所知。1995年,他發明的艾滋病雞尾酒療法已經為患者帶去了生的希望。

2006年,一次表彰杰出亞裔的頒獎典禮上,身患艾滋病的美國籃球巨星約翰遜親自為他頒獎,感謝他的救命之恩。當時,美國媒體這樣描述頒獎的場景:“站在一個籃球明星身邊,何大一顯然有些矮小。然而在科學的領域中,他卻是當之無愧的巨人。”

何大一曾是美國《時代》雜志年度風雲人物,曾榮獲美國總統勛章獎。身在異國的他,心系故土。2002年,何大一將疫苗制造專利技術轉讓給中國政府,希望能夠為中國的艾滋病防治工作獻力。

何大一坦言,“HIV是人類歷史上最凶狠的病毒。能夠將一個‘死刑’疾病變成可以治療的疾病,我當然很高興。但是,我們的工作還沒有完成。現在全世界還有3600萬例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每年還有230萬例新感染者。目前,在中國,HIV傳播最嚴重的群體是男同性戀人群。男同性戀這一高危人群中的艾滋病高感染率是美國的十倍,這是很可怕的數字。”

他認為,公眾社會應足夠理解這一群體,讓潛在高危人群不再躲避起來,從而主動接觸艾滋病防治專家,意識到自己的危險性及可行預防方法。

為了促進艾滋病防治工作發展,最近,何大一和某公司共同研究新一代的抗艾滋病長期藥物。在中國,特別是在發病率很高的雲南省,何大一始終堅持促進艾滋病防治工作,在治療和倡導健康方面做了很多事情。他認為,中國艾滋病防治工作的重點應該轉移到對高發人群的關注。

他說,“我希望能夠將研發出來的藥品盡快在高危人群中進行嘗試,使艾滋病在他們中得以抑制。時間對於降低艾滋病高危人群的新發感染率是起到關鍵作用的。但我認為,人類研制艾滋病疫苗仍需很長的時間。”在獲得榮譽之際,何大一感受到更多的是責任。

“我已經研究艾滋病三十多年了,雖然有成就,但是我想我這一代科學家不能完全解決這一問題,下一代科學家也需要付出很大努力。”何大一表示,徹底根治艾滋病這一條路還很長,但他會一直堅持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