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报讯】早在3月15日,因意大利当时已成为全球新冠肺炎疫情中心,加州6名高级卫生官员召开紧急电话会议,就如何遏制病毒在旧金山湾区的传播展开讨论。

800 (2)

4月16日,旧金山卫生官托马斯·阿拉贡(Tomas Aragon)在湾区六县公共卫生官员于加州圣荷西(San Jose)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发表讲话。(图片来源:美联社)

据美联社报道,这次电话会议由组织严密的湾区医生专家组召开,旨在商议事关该地区700万人口公共集会的政策,当时该地区的病例还不到280例,死亡人数为3人。但很快,讨论的焦点就集中在了亟待处理的、可能招致灾难的紧急情况以及居家隔离命令会如何减缓病毒传播之上。

加速新冠病毒在全世界传播的因素有很多,但专家们表示,这三个小时的通话和通话得出的大胆决定对于帮助加州避免遭遇欧洲部分地区和纽约市所遭遇的病毒袭击至关重要。

“很显然,它就像野火一样在我们眼皮底下蔓延。我们没能采取积极行动的每一分钟事实上都意味着有更多人死亡。”旧圣马特奥县(San Mateo)卫生局长斯科特•莫罗博士(Dr. Scott Morrow)说。圣马特奥就处在旧金山以南,是脸书公司(Facebook)的所在地。

当天进行电话视讯的医生们都是湾区卫生官员协会(Association of Bay Area Health Offices)的成员。该协会诞生于1980年代肆虐旧金山的艾滋病疫情当中。该协会通常每年举行六次会面,之前还曾应对过埃博拉(Ebola)和猪流感等其他全球性威胁。

该州1月26日出现首例确诊病例后,3月中旬,协会成员对病毒的传播提高了警惕。

苹果(Apple)和谷歌(Google)总部所在地、有200万居民的圣克拉拉县(Santa Clara)的首席医生萨拉•科迪博士(Dr. Sara Cody)告诉同其他医生,新冠肺炎病例数每三天就会翻一番。莫罗博士告诉大家,在邻近的圣马特奥县,每检测一次,结果都显示阳性。博士埃里卡•潘(Dr. Erica Pan)指出,在穿过阿拉梅达县(Alameda)海湾、与圣克拉拉县接壤的那个地区,病例数正在上升。

一天后,旧金山湾区就成为全美首个命令居民居家隔离的地方。之后的数小时里,加州还有至少20个县纷纷通过了湾区的这一法令。两天后,州长加文•纽森(Gavin Newsom)命令该州全部的4000万居民待在家中,除非他们的工作属于必要性的工作。

由于因人口密度、国际旅行和每个地方正在进行的检测数量等其他潜在因素存在,因此量化这些命令对各州乃至各国的帮助或是对其进行比较是不可能的。不过疾病控制专家表示,湾区的早期干预显然在减缓整个加州的感染速度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截至3月15日,加州报告了335例确诊病例和6例死亡病例。截至周日(4月19日)上午,加州已确诊病例超过3.08万,有近1150人死亡。截至上周五(17日),感染率已降至万分之73,死亡人数也在下降,这也是纽森称加州可以考虑重启经济的原因所在。

纽约大学全球公共卫生学院流行病学临床教授罗宾•格森(Robyn Gershon)表示,该地区正在从“非常非常早”提出严格要求中获益。

“在纽约,在下达居家隔离命令时已经有许多人生病了。不能检测、没有疫苗的情况下,唯一办法就是不让人们彼此接触。”格森说。

加州下达命令后仅几天的时间,在纽约州的感染人数超过1.5万,死亡人数超过100人的情况下,纽约州长葛谟(Andrew Cuomo)下达了让商户和工作场所关门的命令。

为应对新冠疫情,1月,加州的这一专家组就开始每周召开两次电话会议,他们最初讨论的是如何监测从中国返回的美国人,或者如何对运送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护车进行消毒。到了3月15日,电话会议的重点就放在了讨论社交距离上。

当时马林县(Marin County)公共卫生主任马特•威利斯博士(Dr. Matt Willis)想知道马林县是否需要执行如此彻底的措施,当时该县只有10个病例。但在未得到联邦或州政府指导的情况下,他很快就同意了“激进的居家躲避政策是我们唯一能够实施的控制”。(陈沉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