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首次报道第一例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几周前,加州就已经有两人死于新冠病毒。对此,加州州长加文·纽森当地时间4月22日下令,加州各地卫生部门和验尸官追查从去年12月以来的所有尸检报告,调查其中是否存在新冠肺炎的死亡案例。纽森说,“查明新冠肺炎病毒何时在加州开始传播,这对于我们了解疫情非常重要,所有这些信息都要更为透明。”

  圣克拉拉县的卫生官员,新确诊的新冠肺炎死亡只是“冰山一角”,预计更多的、以前未发现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会被证实。

  在美国其他的一些地方也有迹象显示,当地新冠肺炎感染发生的时间比想象的要早。

  据美国媒体报道,最近对样本进行的遗传分析发现,新冠病毒可能在华盛顿州早已传播了数周而未被发现。 同样,来自纽约西奈山卫生系统( Mount Sinai Health System)的研究得出结论,该病毒在纽约州3月22日下令封闭之前,早已传播了数周之久。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谭德塞4月22日在日内瓦通过视频举行的记者会上表示,在全球范围内,向世卫组织报告的2019冠状病毒病病例已近250万例,超过16万人死亡。西欧的大多数疾病传播似乎趋于稳定或减少,非洲、中南美洲和东欧的病例数字目前虽然很低,但其上升趋势令人担忧。谭德塞指出,大多数国家仍处于疾病传播流行的早期阶段。一些在早期受到大流行影响的国家现在开始看到病例重新抬头。毫无疑问,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这种病毒将伴随我们很长一段时间。

  加利福尼亚州北部圣克拉拉县(Santa Clara)官员4月21日表示,该县分别于2月6日和2月17日出现两例在家死亡病例,被发现是美国境内最早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的病例。

  此前,美国首例新冠病毒感染死亡病例被认为是2月29日在华盛顿州出现的一例死亡病例。

  圣克拉拉县的这两名死者去世前未做过新冠病毒感染检测,但最新公布的尸检发现两人都感染了新冠病毒。当地卫生部门还表示,这两名死者都没有明显的旅行经历能够解释他们为何遭到感染。

  据报道,美国首次报道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是在2月29日,死者位于华盛顿州柯克兰。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疫情实时监测系统显示,截至美东时间4月22日下午5时38分,美国已至少有新冠病毒感染病例846982例,包括死亡病例46609例。与该系统大约24小时前的数据相比,美国新增感染病例26878例,新增死亡病例2381例。

  当前,疫情最严重的纽约州至少有确诊病例263292例,包括死亡病例19413例。新泽西州至少有确诊病例95418例,包括死亡病例5129例。此外,马萨诸塞州、宾夕法尼亚州、加利福尼亚州、密歇根州、伊利诺伊州等地的确诊病例数也超过了3万。

  4月21日晚,圣克拉拉县圣克拉拉市政府公共卫生部门通报,有三名病人尸体解剖显示,他们都死于新冠病毒。时间分别是2月6日、2月17日和3月6日。卫生部门负责人表示,如果新冠病毒的潜伏期是三到四周的话,美国西海岸的传染链从一月初或一月中旬就开始了,而不是官方公布的第一例死亡病人的2月26日。

  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医学教授Jay Bhattacharya对媒体表示,起初,地方官员和医生把一些病例归常结为流感或肺炎,而今就要重新审定病人被传染时间和真实的死亡人数。他还表示,真正死亡人数一定比45000要多。多名医学专业人士对《财经》记者表示,这证明新冠病毒在美国存在的时间比人们意识到的要长得多,而且可能此前已发生了社区传播。

  有官方证实,送往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组织样本呈冠状病毒阳性反应。

  当地卫生负责人表态说,加利福尼亚这三名死于新冠病毒的病人都没有去过中国。

  至于三个人死了这么久才验尸的原因,当地法医和地方卫生局负责人认为责任在美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过去一段时间内,美国疾控中心严格控制着新冠病毒的检测。初期只有出现相关病例、有过中国旅行史或者和中国旅行史的人有密切接触者,才能进行检测。直到3月3日,美国疾控中心才全面放开检测标准,出现疑似症状就可以申请检测,这导致了大量疑似病例都没有得到有效检测,被当作“大号流感”看待。

  当地官员称他们经常迫不得已去致电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讨论个别案件的具体情况,然后才会被批准进行检测。正是由于对检测过于严格的限制,直到现在,加州2月份的死亡与冠状病毒之间的联系才变得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