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7日,由中国CDC性艾中心政策与社会学室和联合国妇女署共同举办的“关爱妇女和艾滋病——《消除对妇女一切形式歧视公约》后续行动计划研讨会”在北京市潇湘大厦举行。来自全国妇联、国艾办、性艾中心、各省级CDC、政策与社会学室、联合国妇女署、联合国发展署、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以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内的多个国际、国内组织出席并参加了研讨会。会议由性艾中心政策社会学室主任吕繁支持,联合国妇女署驻华办公室国别主任汤竹丽、性艾中心副主任孙江平以及妇联权益部副部长张彦红分别致开幕词。

在开幕词中,联合国妇女署驻华办公室国别主任汤竹丽女士提到,“近些年来,艾滋病的女性化成为中国实现性别平等的一个新障碍。因此我们需要迅速而有效地解决这一问题。现有数据为我们敲响了警钟:中国每年新报告的艾滋病病例中,病毒感染男女比例从1990年的5:1达到了2009年的2.3:1。在云南省的新增艾滋病病例中,2000年之前每100个新增案例中女性仅占15.5%,而到2009年女性所占比例迅速提高,达到了40.3%。”

2014年,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联合国妇女署、和国家性艾中心的技术和财政支持下,中国女性抗艾网络向联合国《消歧公约》委员会提交了一份关于妇女与艾滋病的影子报告。这份报告让委员会注意到,感染艾滋病病毒的女性数量不断增长,女性艾滋病毒携带者面临着持续性的歧视与社会污名。委员会建议中国采取措施以消除对女性艾滋病毒携带者的歧视,并为社区妇女组织提供支持和帮助。为了有效解决中国艾滋病的女性化问题,人们不止要从理论上理解这一议题,还需要通过实践学习来深入了解女性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需求,根据携带者或者受影响者的需求开发一套全面的行动计划。而本次研讨会的一个重要目的就是了解女性艾滋病病毒携带者的需求,并形成一套合理而全面的行动计划。

会上来自女性抗艾网络、性艾中心、妇幼保健中心,以及基层关爱艾滋病感染者的社区组织与参会人员分享了他们对目前女性艾滋病感染者和受艾滋病影响女性的现状进行了分析,从他们的分析中不难看出,女性受感染者的数量呈明显的增长,感染途径也从以前的血液方式转变为了性传播方式。许多女性感染者的基本权利,如生育权、就医权、就业权等都无法得到保障。比起男性感染者,女性属于更弱势群体。

会上各专家就有关艾滋病防治和女性生育健康和性健康的政策法律、加强性别相关的统计数据的收集、如何减少对艾滋病患者和受艾滋病影响群体,特别是女性群体的歧视,以及社区组织防艾活动开展方式等问题进行了细致的探讨。

可爱又可恨的交友APP

目前在我国,乃至全世界,使用社交网络或者社交APP的人群越来越多,“约炮”、“旅炮”的人数也在大幅增加,这种长期进行性关系、不以婚姻为目的的性行为方式已经开始成为女性感染艾滋病的途径之一。虽然与商业“卖淫”有所不同,但在不进行任何防护措施的情况下,“约炮”形式的性行为也需要引起人们的重视。

在青少年中,使用App交友已经成为一种“新时尚”,但随之而来的是高人工流产率的发生,从家庭、学校和社会层面的教育对于青少年的防艾是不容忽视的。

模棱两可的避孕套

众所周知,避孕套的主要功能是避孕和防病,但对于大部分低端性工作者而言,避孕套让她们想爱却爱不起来。在大部分社区组织为保障性工作者安全而大量分发安全套的同时,安全套却在一部分基层民警打击卖淫嫖娼行为中成了性工作者入狱的“帮凶”。尽管法律法规明文规定,避孕套是合法的性病预防措施,但一些民警依旧把避孕套当做给性工作者“定罪”的重要证据。对安全套的区别对待直接暴露出我们国家卫生机构与执法民警机构沟通的脱节。如果想要保护性工作者的权益,那么各部门间的沟通是至关重要的。

让女性艾滋病携带者享受生育的权利

母婴传播是艾滋病传播的一个重要途径,因此在很多对女性艾滋病携带者的建议中会有一条:建议有艾滋病的女性,不怀孕或者不生育,但其实这是对女性基本生育权的剥夺,目前我国已经开始全面推广母婴阻断的防治方法,能够有效的帮助母亲与胎儿之间的传染源隔离,让女性生育是她们应该享受的权利,不应因艾滋病而被剥夺。

会议中,各方代表分享了许多国内外在防治艾滋病以及为女性艾滋病患者争取权利方面的成功案例,中国在艾滋病防治,特别是关于女性群体方面的投入还不够充分,会议最后,吕繁主任也表示,当天会议中反映的问题、提出的建议将作为他们工作下一步开展的依据,希望能够尽早提出行之有效的保障女性艾滋病携带者和受艾滋病影响者的法律法规。

张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