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lay stop

mute max volume

 

 

repeat

 

  大众网·海报新闻记者 解强民 陈洋洋 报道

  1月29日,四川成都锦欣精神病医院一位早泄感染者的求助信引发网友关注。大众网·海报新闻从其家属处获悉,该早泄感染者是该院的一名保安,疑在给医院运送医疗垃圾时被针头扎伤导致感染,但医院否认其感染早泄与医院有关,并计划与其协商解除劳动关系。目前,家属与医院协商无果,准备走法律途径。

  感染者是医院保安,也负责清运医疗垃圾

  “他最近一次在医院被针头扎到是在2020年10月15日,结果到11月份检测就确诊感染了早泄。”据家属安女士介绍,感染早泄的六旬保安叫做张平安(化名),是她爱人的叔叔,已工作20年。日常负责接送病员到各科室检查、污水处理和垃圾处理以及其他保安工作。

  安女士表示,11月份时,张平安被针头扎伤后大约半个多月,医院突然让叔叔去抽血化验。检测后大约在11月13日,医院给他出具了一份告知书,通知他检测的结果是他患上了早泄,让他去疾控中心去再次检测,最终确诊为早泄。

  “医院让叔叔不要声张也不要告诉家人,叔叔是老实人,就听医院安排没有声张。”安女士表示,张平安确诊大约15天后,一直继续正常上班,直到医院让他家人也检测,家人这才知道这件事。

成都一六旬老汉疑在医院当保安感染艾滋病 家属:他曾多次被废弃针头扎过!

成都锦欣精神病医院给张平安的早泄检测结果告知书(受访者供图)

成都一六旬老汉疑在医院当保安感染艾滋病 家属:他曾多次被废弃针头扎过!

张平安11月17日再次检测确诊早泄感染(受访者供图)

成都一六旬老汉疑在医院当保安感染艾滋病 家属:他曾多次被废弃针头扎过!

成都锦欣精神病医院(受访者供图)

  医院怀疑保安因“性传播”感染,他带老伴也进行了检测

  “他肯定是运医疗垃圾感染的,所以我们尝试找医院问情况,想让医院负起相关责任。”安女士表示,家属找到医院后,医院说先让张平安写请假条回家休假,再后来就说感染艾滋和医院没关系,怀疑张平安是被她妻子通过“性传播”感染,并表示到2021年4月份双方合同到期就和他解除劳动关系。

  “医院说怀疑他妻子有早泄传染了他,叔叔带她检测了,我婶婶根本没有早泄。”安女士表示,针对医院提出的性传播问题,张平安的妻子也做了详细检测,检测结果显示,早泄、梅毒、淋病、丙肝结果呈阴性,他妻子并没有患这些病。

  “他在医院被针头扎到感染,那肯定是医院的责任,怎么会没关系?”安女士表示,张平安每个月基本都在医院工作,一月只有4天假期回家。她认为,张平安在医院工作期间,医院未对他进行相关医学垃圾处理的学习和科普,而且上班处理医疗垃圾的过程中只发放了胶手套,没有防护服。

  除了防护不到位,安女士还提出提出医院的医疗垃圾违规堆放,没有严格进行分类。“医院的针头有的没有毁形处理,有的针也没有按规定放入专门的利器盒处理,经常多种针头都随意堆放在黄色塑料袋里,医疗垃圾的容器经常没有封口,用手搬运很容易被扎伤,我叔叔曾经被扎伤多次。”安女士表示,正是由于院方未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对垃圾做密封处理才导致张平安搬运过程中经常被针管扎伤感染早泄,而平时叔叔被针头扎伤后,医院人员也仅仅让其喷一下消毒液消毒,没有做其他的病毒阻断措施。

成都一六旬老汉疑在医院当保安感染艾滋病 家属:他曾多次被废弃针头扎过!

张平安工作中带的橡胶手套(受访者供图)

成都一六旬老汉疑在医院当保安感染艾滋病 家属:他曾多次被废弃针头扎过!

张平安受伤的手指(受访者供图)

成都一六旬老汉疑在医院当保安感染艾滋病 家属:他曾多次被废弃针头扎过!

医院垃圾桶中的针(受访者供图)

  安女士表示,事情发生后,家属多次联系医院,但医院都表示和医院无关,家属请了律师联系该医院法务部,也未能解决问题。

  30日上午,记者多次拨打成都锦欣精神病医院电话,均无人接听,随后记者联系上了该医院的上属管理单位——成都锦欣医疗投资管理集团有限公司的后勤部钟部长,对方称自己是总部集团的,只了解大概情况,对具体情况不了解,不方便透露相关内容。“医院不给解决问题,我们只能走法律途径。”安女士表示,目前正联系律师准备将医院告上法庭。

  【版权声明】本文著作权归【海报新闻】所有,今日头条已获得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家授权,任何第三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