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20世纪的八十年代出,当加洛声称他发现了艾滋病病毒时,时任美国卫生部部长的玛格丽特·赫克勒尔宣告:“今天的发现代表了科学在一种可怕疾病方面的胜利。我们有望在两年左右的时间研制出一种疫苗用于临床试验。”然而,时至今天现实惭愧令人失望:科学家认为5-10年内无法找到治疗艾滋病的新疫苗和方法。但著名的“鸡尾酒疗法”暂时能支撑着艾滋病携带者的生命之舟不至倾覆,日益成熟的母婴阻断技术也让更多的婴儿健康地来到这个世界上,而几乎每隔一段时间,都有层出不穷的新成果和发现诞生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