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有一位江湖医生,什么病都治不了,却声称有祖传秘方专治新发现的疑难杂症,那么,我想有些头脑的人都会觉得很可疑。这是我最近读了《商务周刊》的封面文章《艾滋病拯救中医》之后的一个联想。

虽然在中国相信中医的人还非常多,但是中医却没能拿出什么成效对得起这种信任。搞了几十年的中医现代化,至今只有一种得到国际承认的新药青蒿素算是和中药沾了点边。同仁堂龙胆泄肝丸事件让公众知道了中药并非没有毒副作用,乱服滥用会对身体造成无可挽回的伤害。一些常见中成药、保健品被揭露出添加了西药成分,实际上是西药在起作用,更使中医的名声大大受损。

不久前国内管理部门允许临床试验中药做为治疗艾滋病的辅助药物,能否减轻西医的鸡尾酒疗法的副作用。这在媒体上被夸大其词地报道成用中药治疗艾滋病。据《商务周刊》的报道说,“一些民间中医和业内人士希望通过在艾滋病治疗实践中的努力,让这个传统行业走出困境。”

这样的希望,就像患了绝症的病人乱投医一样,都是把死马当活马医的绝望之举。为中医辩护的人往往声称中医是几千年的经验总结。依靠长期的经验摸索的确有可能发现某些疾病的某些治疗方法,但是这不适合于像艾滋病、萨斯病这样的新兴传染病,对此,中医的“几千年经验”是毫无用武之地的。我不相信对肆虐了几百几千年的老传染病束手无策的中医,却偏偏能专治新兴传染病。

那篇报道通过采访中医和患者,列举了一些中医如何有效地治疗艾滋病、萨斯病的例子。对这类中医药如何神奇的报道或广告,读者只要记住现代医学的这条金科玉律即可不受其蛊惑:个案证明不了疗效,患者的证词不能做为疗效的证据。某个患者吃了某种药治好了某种病,并不等于就真的是那个药在起作用,可能是自愈,可能是心理暗示的作用,也可能是误诊。要确定一个药物是否有效,必须经过一定规模的临床试验,必须有吃安慰剂的对照组做对比以排除安慰剂效应(就是说,排除心理暗示的影响),而且必须双盲(在实验过程中医生和患者都不知道患者吃的是药还是安慰剂,只有第三方知道),以排除主观倾向。

在那篇报道中,我发现那些提倡中医的人,其言辞充满了自相矛盾。一方面声称中医的精华在于“辨证施治”,对不同的病人用不同的治法,一方面却要求批准、推广某个特定的中药药方,这是自相矛盾。所谓“辨证施治”,其实不过是在药方无效时的借口而已。

一方面声称中医药曾经治愈了萨斯病,一方面又承认对此没有系统的统计,这也是自相矛盾。没有系统的统计,何以知道确实有效?

在那篇报道中,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研究员、“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课题组组长贾谦居然拿“英国西医两次会诊宣布刘海若‘脑死亡’,结果最后是中医使刘海若起死回生”这个谣言说事。刘海若脑死亡本来就是媒体的以讹传讹,并非英国医生的诊断。英国医生又不是江湖医生,岂能没有做脑干功能等测试就宣布一个人“脑死亡”?那是中国记者宣布的,不是英国医生宣布的。至于刘海若后来如何起死回生,根据宣武医院王副院长对记者的介绍:“院方在广泛应用现代医学技术的同时,还引入了针灸等中医传统疗法,收效明显。同时,在中西医结合、全方位治疗的过程中,按摩、康复、电刺激等先进治疗方式也为海若最终的苏醒起到了明显的作用。”既然是全方位的中西医结合,究竟中医疗法在其中发挥了多大的作用可就难说了,从王副院长的措辞看,似乎中医疗法只起辅助作用(被传得神乎其神的“牛黄安宫丸”院方提都没提),怎么在贾谦看来就全成了中医的功劳?

贾谦自称是中医信徒,倒也坦率,不过我们由此也可以把他领导的“中医药发展战略研究”视为信徒为了自己的信仰根据道听途说搞的研究,与科学无关。

2005.1.28.

(北京科技报2005.2.2. 发表时有删节)

 

附:

商务周刊封面故事:艾滋病拯救中医

20041210日商务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