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尤其关心HIV-1是怎么来的。1980年代后期,马丽娜·皮特斯团队发现几只黑猩猩也携带SIV病毒,与HIV-1更相近。暗示黑猩猩或许是来源。

1998年,从1959年的刚果首都利奥波德维尔保存的人体组织中,找到了HIV-1。不久后发现:在1960年同一城市的另一份人体样本中也发现了HIV-1。两份样本的共同祖先,可以追溯到1908年左右。

科学家奔赴热带雨林里找源头。2000年,科学家先是从坦桑尼亚的黑猩猩身上找到SIV抗体。随后,在喀麦隆东南部的猩猩身上,发现了最为接近HIV-1的病毒。

一只编号LB7的猩猩身上的病毒,与HIV-1如此相像,以至于当电脑显示结果时,科学家们感到震惊和欣喜:“这些结果不是编出来的,太过美好了!”

2006年7月,《科学》发表了这一结论:HIV-1的疫源地是喀麦隆东南部的雨林。

尚未结束的溯源,尚未结束的歧视

1980年以来,陆续发现早期疑似病例,真假不一。如1959年死去的一个英国人,症状很像艾滋病;他的组织于1990年检测到HIV-1。但几年后复查认为是样本污染。

1990年代一本畅销书,说1957年—1960年,刚果的小儿麻痹症疫苗可能是瘟疫的源头,因为疫苗培育使用了黑猩猩的肾脏。但这个观点也被科学否定了。

即使证据看似充分,病毒溯源仍然容易出错。

以下一种艾滋病起源的理论可能最接近事实:

SIV长久存在于猿猴体内。几百年前,某只捕食猴子的黑猩猩身上,混合了红冠白尾猴的SIV和大白鼻红尾猴的SIV——两种远亲重排出一种新病毒,比黑猩猩早已适应的SIV更致命,这就是HIV-1的前身。

一百几十年前,刚果河上游雨林里,猎人杀死了一只黑猩猩,他的伤口碰到了猩猩的血液。病毒由此传给人。通过船运贸易,病毒传到了刚果河下游,在新兴城市利奥波德维尔扩散,并传播到非洲各地。1920年代刚果推广注射医疗;欠缺消毒的针头或许加剧了传染。

HIV-1不断分化。196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派遣到刚果的几千名海地工作人员,可能带回了病毒到海地。

从海地的几百个血样中检测的病毒推算,1966年前后某个HIV携带者迅速传播了病毒,很可能是通过当地发达的卖血产业。病毒随着血液制品蔓延全球。

有研究暗示,1966年就有一位美国少年通过同性性行为感染艾滋病。还有证据表明,最晚在1969年,艾滋病毒通过海地血液制品感染了美国人。迈克尔·戈特利布发现艾滋病前,它已在美国悄悄流行了十几年。

 3/4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