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二位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伦敦病人”

2020310日,《The Lancet HIV》期刊上发表“Evidence for HIV-1 cure after CCR5Δ32/Δ32 allogeneic haemopoietic stem-cell transplantation 30 months post analytical treatment interruption: a case report”学术报告,科研人员通过对患者病情长期缓解之后,持续跟踪,确定其达到治愈水平,伦敦病人是世界上第 2 例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他的名字叫Adam Castillejo,今年40岁,2003年被检测出感染有艾滋病毒,并于2012年开始服用抗病毒药物。因为患上霍奇金淋巴瘤而在2016年接受了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报告称,伦敦病人已经停药30个月,血浆中 HIV 病毒无法被检测到,可以被认为是第二例艾滋病治愈患者。而他也选择公开自己的身份。

1585187027253285.jpg

在此之前,只有一位HIV感染者被公认成功治愈,他就是Timothy Ray Brown,被称为“柏林病人”。

1585187073393740.jpg

 “柏林病人“名叫蒂莫西・雷・布朗(Timothy Ray Brown),被确诊患上艾滋病。艰难求生十一年后,可怜的布朗再被确诊为急性髓细胞性白血病(AML),死神的镰刀终于挥向了这位苟延残喘的艾滋病病人。但布朗和他的主治医生并没束手就擒,来自柏林的医生 Gero Hütter 决定进行一次大胆的治疗,他从 60 名骨髓捐赠者中挑选出一名特殊的造血干细胞捐赠者,这名捐赠者携带 CCR5-Δ32 突变。

 布朗的造血干细胞移植手术非常成功,他的白血病也随即痊愈。更令人惊讶的是,他体内的 ΗΙV 病毒下降到了检测不到的水平,也无需再使用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RT)来抑制 ΗΙV 病毒,布朗也存活至今。

当时,布朗被认为是世界上第一位也是唯一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也因此被称为“柏林病人”。

 

2CCR5基因成为治愈艾滋病的关键

 这两位患者都因为癌症晚期而接受了携带有CCR5基因突变的捐赠者的造血干细胞移植。由CCR5基因表达的CCR5蛋白(C-C chemokine receptor type 5),被认为是HIV病毒入侵免疫细胞的主要辅助受体之一。早在1996年,科学家就已发现,携带CCR5-Δ32变异的个体可以显著抵抗HIV感染。

微信图片_20200326094539.jpg

CCR5 基因的突变,这也是这两位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艾滋病成功的关键之一。

 

3造血干细胞移植治疗艾滋病一直在进行

(一)2019年,北京大学邓宏魁教授和解放军总医院第五医学中心陈虎教授课题组使用CRISPR-Cas9基因编辑造血干细胞治疗同时患有HIV和急性淋巴细胞性白血病(ALL)的患者.

微信图片_20200326094629.jpg

(二)Fred Hutchinson 癌症研究中心开展临床试验:为患上血液系统恶性肿瘤的艾滋病患者实施脐带血移植。这不仅为他们提供了治愈癌症的机会,也提供一个清除HIV病毒的可能性。该研究小组将对全球的脐带血进行筛选,寻找携带一种天然基因突变的脐带血单位。这种突变可以阻止HIV病毒感染免疫细胞,从而不需要抗病毒药物就可抑制HIV病毒。这项试验令人惊喜的地方是:研究人员计划为这些病人移植的脐带血百里挑一,先天就带有抗HIV病毒的能力。研究者期待的结果是,这种对HIV病毒具有耐药性的免疫系统能最终清除病毒,甚至停用抗逆转录病毒药物也不会导致艾滋病复发。

在这项试验中,患者只需接受一份脐带血。同时,每个患者还使用一份Nohla Therapeutics公司的脐带血产品:Dilanubicel(NLA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