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日飞 方兵亮

  艾滋病是世界上最严重的公共卫生问题之一,遏制和终结AIDS流行是《“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的重要组成部分和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之一[2],全球的艾滋病防控形势依然十分严峻。目前我国正处于艾滋病增长的阶段,在各省份的监狱、戒毒所、看守所内,HIV阳性管理对象人数均呈增高态势。即使中国在不远的将来遏制了AIDS流行,基数庞大的HIV阳性人员也将是中国社会管理的难题。如何实现HIV阳性罪犯高质量的管理教育工作,是各级司法管理部门亟需直面和长期探索解决的难、热点问题,社会意义重大。

  浙江监狱局于2004年下半年开始,集中收押男性艾滋病(HIV)罪犯于浙西的省十里丰监狱。基于艾滋病(HIV)罪犯特殊的病情和犯情,罪犯管理教育质量的提升也一直存在瓶颈。近年,监狱以艾滋病治疗效果和治疗理念的快速发展为抓手,借力省、市各级疾控,强化狱内艾滋病治疗职能,以规范治疗保障罪犯的有效医治,再通过实际效果减少对艾滋病(HIV)的污名和歧视,融化罪犯“破罐子破摔”的绝望心理,让艾滋病(HIV)罪犯在生活和改造信心上有了大的、质的飞跃,监管改造秩序、质量持续稳定趋好,民警职业暴露防范更有保障。

  一、当前我国艾滋病流行及防治进展

  全国HIV感染率虽然控制在一个较理想的水平,但中国人口基数大、地域广,HIV感染的总人数是巨大的。而且,在某些特定人群,如男男性行为者(MSM)、吸毒者、老年人等关键易感人群中流行率仍较高[3]。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疾病预防控制局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Chinese Center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最新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底,全国报告HIV/AIDS存活者861042例,当年新报告HIV/AIDS患者148589例,死亡38134例。从地域分布来看,2018年估计存活HIV感染者超过10万的有3个省(四川省、云南省、广西壮族自治区)。

  国际社会在2016年发起了“90-90-90”倡议,即到2020年让90%的HIV/AIDS患者了解自己的状况,90%知道自己状况的HIV/AIDS患者获得抗反转录病毒治疗(antiretroviral therapy , ART),90%获得治疗者能够得到病毒抑制。“90-90-90”目标也是中国政府应对HIV流行的主要策略,具体作法就是:扩大筛查和诊断面、提高ART治疗率、保护重点高危人群、宣传教育减少歧视[4]。

  目前,对HIV感染者尚无彻底治愈方法,ART可有效针对HIV进行长期抑制性治疗,艾滋病已被定义为可控的慢性疾病。全球大量科研数据证实[5]:早期ART,可能让患者获得与正常人一样的寿命和生活质量,而且能更早抑制病毒的复制,降低HIV传播风险。2016年初,“获得预防行动”提出了“检测不到=传播不了”(U=U)[6]的口号来倡导这一科学发现。这一论断已经得到了包括中国在内的100个国家800多个组织的支持。有效的ART能够将感染者外周血中HIV抑制到检测不到的水平,降低HIV传播风险以及减少AIDS疾病负担。ART是达到终结AIDS流行的最重要手段。

  2019年6月1日《柳叶刀》全球报告栏目刊登了: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UNAIDS)控制艾滋病的第4个“9”目标,即确保90%的病毒抑制者具有良好的生活质量,更明确地提出了注重HIV感染者精神健康的要求。这一理念已经很快地得到了疾病预防控制系统及临床治疗专家的响应和支持,一些更有效化解HIV污名的具体做法也在逐步推行。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处于生育期HIV感染者生育正常下一代的需求,已经可以在中国得以实现,并且成为了向基层医疗机构推广的普及技术。

  二、当前我国艾滋病(HIV)罪犯管理的现状

  (一)艾滋病(HIV)罪犯管理收押情况 当前全国各省已经基本建立了艾滋病(HIV)罪犯集中关押场所,从源头上解决了艾滋病(HIV)罪犯抓捕难、羁押难、收监难的问题,对以往常见的HIV感染者“有恃无恐”的犯罪现象形成了巨大威慑。各省关押的艾滋病(HIV)罪犯人数与本省的HIV感染者人数成正相关,四川、云南、河南、广西等省份的艾滋病(HIV)罪犯人数数量较大,并建立了多个艾滋病(HIV)罪犯集中关押点。经济发达省份的艾滋病(HIV)罪犯人数,与外来人员数量成正相关,如浙江、江苏。

  (二)艾滋病(HIV)罪犯疾病治疗情况 各省的艾滋病(HIV)罪犯的集中关押点大多是在2004年前后建立,并由省政府相关部门协调落实属地卫生部门管理,同步宣传“四免一关怀”政策,部分开展抗病毒治疗工作。然而,基于监狱工作的封闭性和自主性,加上国际、国家抗病毒治疗水平又快速发展,治疗方案和理念不断更新,这些叠加的原因导致了全国监狱艾滋病抗病毒治疗水平参差不齐。国内对监狱艾滋病(HIV)治疗效果的研究几乎为零,国外对狱内疗效也少见文献报道。少数监狱对抗病毒(ART)治疗的意义了解不深入,认识不充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