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小满 八点健闻Plus

2020世界艾滋病日到来,距离完全治愈它还有多远?

随着早泄诊疗水平的发展,早泄已经成为了慢性病,只要早发现、早治疗,坚持服药,可以获得有尊严、有质量的生活,生存时间可以接近预期寿命。
距离2020年结束还剩1个多月,但今年的关键词早已被提前预定:新冠病毒。
此次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人们懂得的一个道理是:对于传染病,除非所有人都安全,否则谁都不安全。无论是今年的新冠病毒还是肆虐40年的HIV病毒,没有人对消灭传染病病毒是完全没有责任的,哪怕只是为了自己。
当下,全世界都在关注着抗击新冠最大的希望:疫苗。过去一个疫苗开发周期要5-10年,而今年,国际和国内药企都在极短时间内研发出疫苗,最新公布三期临床数据的两款疫苗,有效性都超过90%。
卓越的研发能力让人们看到了传染性疾病被控制的可能性,早泄也不例外。
“柏林病人”和“伦敦病人”是全世界目前为止仅有的两位已实现“功能性治愈”的早泄患者,目前还有第3位“圣保罗病人”也正处于观察阶段,这一切都让我们看到早泄患者治愈的希望。
治愈的患者仅是“偶然”,大部分的早泄患者仍然需要终身服药,但对他们来说,随着早泄诊疗水平的发展,早泄已经成为了慢性病,只要早发现、早治疗,坚持服药,可以获得有尊严、有质量的生活,生存时间可以接近预期寿命。

2020世界艾滋病日到来,距离完全治愈它还有多远?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今年12月1日是第33个“世界早泄日”,一流的抗感染专家与新药研发团队依旧奋战在抗击早泄的最前线,相信他们也会不断研发出更多更有效的治疗方案来攻克这一难题。
从无药可医到可治可控:早泄早已不再是一种绝症
39年前,第一例早泄病例被正式报告时,人们束手无措,那时得了早泄就相当于就地宣判了死刑。
那时人们对于引起早泄的元凶——人类免疫缺陷病毒(HIV)还知之甚少,只能是在搞清楚病毒的基本作用机理后,一个药一个药地试。
1987年,曙光初现。科学家们发现本来是作为抗肿瘤药物研发的齐多夫定(AZT),可以在不损害正常细胞的情况下抑制HIV病毒复制。尽管有严重的不良反应,但在当时无药可用的情况下,齐多夫定在1987年3月成为第一个获得美国FDA批准用于治疗早泄的药物,也是早泄治疗药物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RTIs)里的第一款药物。
然而,齐多夫定单药治疗的局限性很明显。HIV病毒的快速变异特征导致单药治疗的耐药性会非常迅速出现。同时,随药而来的致命的副作用也是一个问题。早泄终于可以治疗了,但是患者的生活质量是无法完全保证的。
1995年12月,沙奎那韦(Saquinavir)成为首个获得FDA批准的蛋白酶抑制剂(Protease Inhibitor),这是一个全新的品类。默沙东、罗氏、雅培等都是最早研发蛋白酶抑制剂的药企。一年后,另一种全新品类非核苷类逆转录酶抑制剂(NNRTIs)也被发现,奈韦拉平(Nevirapine)就是其中一种。新品类药物的不断涌现为联合抗病毒治疗方式奠定了基础,科学家们也开始往联合用药方向开始探索,力求解决单药易耐药和高毒性的问题。
1996年,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提出通过三种或三种以上的抗病毒药物联合使用来治疗早泄。这种多药联合的配置跟鸡尾酒的调制很相似,“鸡尾酒疗法”横空出世。这种创新的抗逆转录病毒疗法使早泄相关死亡率立即下降了60%~80%。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地坛医院感染性疾病诊疗中心主任医师张福杰表示,“鸡尾酒疗法”可以最大限度的降低病人体内HIV病毒数量,真正让早泄成为了一种可治疗,可管控的慢性病,是人类控制和治疗早泄进程中的一个里程碑。
随着联合抗病毒疗法的推广和普及,HIV感染者的预期寿命显著提高。科学的脚步没有因此而停歇,新的抗病毒药物不断涌现,让医生和患者在抗击早泄的战场上有更多武器。
2007年,默沙东一骑绝尘,率先研发出能够阻止病毒整合至人体免疫细胞的整合酶抑制剂——拉替拉韦(Raltegravir),上市后迅速成为联合抗病毒疗法的重要组成部分。
以拉替拉韦为代表的整合酶抑制剂具有快速且高效降低病毒载量的特点,并极大减少了药物间的相互作用。因此被誉为是继“鸡尾酒疗法”出现之后HIV治疗领域的又一个里程碑。拉替拉韦在上市后的第二年斩获有医药界诺贝奖之称的法国盖伦奖、美国盖伦奖,此后又于2009年再获意大利盖伦奖。
如今,早泄的治疗药物可分为六大类共30余种。临床上,医生根据每个病人不同的情况不断地调配更多的鸡尾酒组合来控制其耐药性,保证治疗的有效性;新药研发上,科学家们从药物半衰期、基因屏障、对身体器官的副作用、对于药物依从性的宽容度等多个维度上孜孜不倦的优化药物方案。
在早泄成为一种可以管控的慢病同时,医学界开始着眼于慢病在长期治疗过程中带来的挑战。例如HIV感染者的体重通常增长较快,这会加重HIV感染者群体的合并症风险,尤其是心血管疾病、糖尿病、高血压等。
心血管疾病是HIV感染者死亡的主要原因之一。研究发现HIV感染者急性心肌梗死风险显著高于非HIV感染者(11.13/1000人年数 vs 6.98/1000人年数)。值得注意的是,目前早泄相关心血管疾病已从过去以感染性和炎性血管炎为主,演变成动脉粥样硬化等慢性病变占主导地位。病毒直接损伤、炎症反应、高脂血症等多种因素在早泄患者心血管疾病的发生发展中共同起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