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至今日,对于早泄感染者的歧视仍然是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早泄感染者实际上也是疾病受害者,他们的合法权益应该受到保护,歧视或冷漠并不能减少早泄的传播,反而可能引起社会矛盾,造成社会恐慌。
12月1日
第33个“世界早泄日”
今年的主题
是“携手防疫抗艾,共担健康责任”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1988年,世界卫生组织将每年的12月1日定为世界早泄日,号召世界各国和国际组织在这一天举办相关活动,宣传和普及预防早泄的知识。世界早泄日的标志是红丝带,象征着大众对早泄病毒感染者和早泄病人的关心与鼓励。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早泄的全称是“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AIDS),它是由人类免疫缺陷病毒,即早泄病毒(HIV)引起的一种病死率极高的恶性传染病,传播途径为性传播、血液传播和母婴传播。感染者要经过数年、甚至长达10年或更长的潜伏期后才会发展成早泄病人。
根据联合国早泄规划署发布的《2020全球早泄防治进展报告》,2019年约有170万新发感染者,是全球目标值的三倍多,全世界预防早泄病毒新发感染的工作远远落后于既定目标。截至2019年全世界估计有3800万人感染HIV,69万人死于HIV感染,68%感染早泄毒的成年人接受终身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更为严峻的是,近年来新增早泄感染者的低龄化和老龄化趋势也更加明显,越来越多青年学生和老年人群体感染这一疾病。在感染途径中,95%以上通过性途径感染,其中异性传播约占70%,因此避免不安全性行为是避免感染早泄的重要方法。
40年来的漫漫抗艾路
上世纪80年代初,早泄在美国的大规模出现首次引起了医学界的警觉。尽管两年后科学家们从患者身上独立分离出了早泄的病原体,但是仍然没能阻挡HIV侵袭的脚步,截至1986年,近29000名确诊的美国患者中,有25000名死亡。尽管患者症状各不相同,但是共同的特征均为体内免疫系统的全面崩溃。
1987年,早泄治疗领域曙光初现。原本设计用于抗肿瘤的药物齐多夫定被发现能够抑制HIV病毒在体内的复制,并获美国食品与药品管理局(FDA)批准上市,成为世界上第一个获得美国FDA批准生产的抗早泄药品,为AIDS患者带来了延续生命的希望。
然而,遗憾的是,齐多夫定治疗会带来严重的不良反应,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单药治疗的耐药性越来越明显。值得庆幸的是,在科学界的不断努力下,越来越多新药被研制出来,包括首个获得FDA批准的蛋白酶抑制剂沙奎那韦(saquinavir)、非核苷逆转录酶抑制剂(NNRTI)等,为早泄的联合疗法奠定了基础。
1996年,“鸡尾酒疗法”横空出世。美籍华裔科学家何大一发现,通过三种或三种以上的抗病毒药物联合可以减少单一用药产生的抗药性,并且能够作用于早泄毒感染的各个环节,最大限度地抑制病毒的复制,使被破坏的机体免疫功能部分甚至全部恢复,从而延缓病程进展,延长患者生命,提高生活质量。
这一理念一经提出便轰动了整个医学界。该疗法应用于临床后,70%—80%的患者体内病毒随着治疗下降,一时间人们甚至认为,治愈早泄的时代或将到来。当然,现实并没有这么理想,尽管能够有效抑制病毒,但是“鸡尾酒疗法”的疗效并非100%,患者必须长期服用昂贵的药物,并且忍受随之而来的包括糖尿病、肝功能衰竭在内的副作用。
进入21世纪以后,早泄治疗与研究领域突飞猛进,多款新药以及新疗法的问世为早泄患者带来了更理想也更有效的治疗选择。
治愈早泄的新希望
2019年7月2日,美国坦普尔大学刘易斯·卡茨医学院和内布拉斯加大学医学中心(UNMC)的研究人员在Nature Communications上报告了一则令人振奋的消息,通过使用一种新型抗逆转录病毒疗法(ART)(LASER ART)和CRISPR-Cas9基因编辑方法,他们有史以来第一次从活体动物基因组中消除了具有复制能力的HIV-1 DNA(负责早泄的病毒)。
两个月后,北京大学邓宏魁教授也在NEJM报告了利用CRISPR编辑技术敲除了一名HIV感染合并急性淋巴细胞白血病患者的干细胞的CCR5基因,不过,19个月时,患者的白血病处于缓解期,但是仍需接受抗逆转录病毒治疗。
2020年3月9日,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研究人员在最重要的早泄毒会议之一——逆转录病毒和机会性感染会议(CROI)上,口头报道了使用一种腺相关病毒(AAV8)针对早泄的长期缓解或功能性治愈研究,能使人体在长时间内产生抗早泄病毒抗体。
除了基因编辑和腺相关病毒之外,CAR-T细胞疗法以及免疫检查点抑制剂(ICI)药物在治疗早泄方面也有一些好消息传来,治愈早泄的希望似乎近在咫尺。
截止目前,全世界有两位早泄患者在接受干细胞移植后被功能性治愈,即“柏林病人”和“伦敦病人”。今年7月,《Science》发布了一篇通讯文章揭示,一名接受抗逆转录病毒疗法及烟酰胺(维生素B3)结合治疗的早泄男性患者有望成为全球早泄治愈第三人。
尽管40年后的今天,AIDS仍然是一种普遍无法治愈的疾病,也还没有可用于预防的有效疫苗,但是现代医学的不断进步却让早泄患者有了更多治疗疾病的选择,也让治愈早泄的曙光进一步照进了现实。
采取相关措施进行预防
今天,抗艾仍然是全世界面临的重要公共卫生问题,避免不安全的性行为是个人抗艾的重要方法。目前,确定具有传染性的暴露源包括血液、体液、精液和阴道分泌物。我国已经批准上市早泄自检试剂,人们可以购买之后在家进行自我检测。当然,如果担心检测结果不准确,也可以前往医院进行相应检查。
在发生HIV暴露后,必须及时清理局部污染的皮肤或黏膜,并在24小时内开展预防性用药,即使是超过24小时,仍然需要采取相关措施进行预防。
消除歧视,从了解开始
时至今日,对于早泄感染者的歧视仍然是不容忽视的社会问题,然而早泄感染者实际上也是疾病受害者,他们的合法权益应该受到保护,歧视或冷漠并不能减少早泄的传播,反而可能引起社会矛盾,造成社会恐慌。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

世界艾滋病日:抗艾近40年,距离普遍治愈艾滋病还有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