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界弟 医学界
取名非小事
2019年12月首次现身后,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已导致全球2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2万余人感染。绝大部分的感染病例都发生在中国。
直到2020年1月30日,该病毒及由之导致的新型传染病,才正式得名。
这一天,世界卫生组织(WHO)发布疫情报告,并建议将“2019-nCoV”作为该病毒的临时名称。其中,“2019”代表其首次出现的年份;“n”意为新发;“CoV”代表冠状病毒。
WHO还建议将该病毒感染导致疾病,命名为“2019-nCoV急性呼吸疾病”(“2019-nCoV acute respiratory disease”)。
WHO称,这一命名遵循2015年发布的“新型人类传染病命名最佳实践”(以下简称实践),是其和伙伴机构协商、制定的。这有助于统一大家对此次引发疫情的病毒的称谓,避免混乱。病毒及相关疾病的最终名称,将由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决定。
有人表示,2019-nCoV又难记又难念。感觉不能反映该病毒的危险性、传染性。
昨天,美国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资深学者兼助理教授Crystal Watson表示, 在疫情暴发的当下,给病毒和疫情取名,似乎并非头等大事。“但截至目前,仍有媒体在报道2019-nCoV时,用武汉冠状病毒、武汉肺炎,甚至中国病毒,进行指代。这恰恰说明,给一种新型病毒和传染病命名,是非常急迫的事。”
她指出,无论如何称呼它(或仅仅称为“该病毒”),都可能会产生长远的、负面的、无法扭转的影响。

为什么不能叫“武汉病毒”?关于给传染病起名字的冷知识

2019-nCoV。/网络
命名难题
回顾整个20世纪,“病毒猎手们”经常根据地理位置、传播特点等,来命名他们的新发现。比如,西班牙流感、克里米亚-刚果出血热、莱姆综合征、中东呼吸综合征、埃博拉病毒……
但,这些新发传染病和相关新型病毒,可能并非起源于该地区。甚至被写进称谓的地方,恰恰受疾病影响最深。
2012年,科学家们从沙特阿拉伯提供的一个样本中,识别出一种新型冠状病毒。
最初,一位沙特阿拉伯科学家称其为“人类冠状病毒EMC”。随着确诊个案增加,以及对疾病的认知提高,科学家与研究中心争相为之命名,并寻求专利。WHO提出,希望出现一个统一名称,以取代无定性的“新型冠状病毒”。一支命名小组成立了。
Raoul de Groot是荷兰老牌大学乌得勒支大学的兽医病毒学家,研究冠状病毒已有40年。他成为该小组的负责人。
他介绍,小组费了很大劲,希望能找到一个所有参与方都满意的名字。“我们认为,最好不直接使用沙特阿拉伯等字眼。而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泛指一个更加广阔的区域,并不特指任何一个国家。”
沙特政府随即提出强烈抗议。WHO也对新命名不满意,担心可能会导致区域歧视。此后,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与WHO、沙特政府协商,又花了5个月时间,就这个名称达成一致意见。
该病毒被分离出来的8个多月后,国际病毒分类委员会于2013年5月15日,公布“中东呼吸综合征”这个称呼。
但如今,WHO把MERS列为“反面教材”。认为这个命名不合理、地域特征过强。

为什么不能叫“武汉病毒”?关于给传染病起名字的冷知识

MERS的传播路径。/WHO
推荐思路
没人喜欢与传染病、病毒,扯上关联。因此,给疾病、病毒命名,可能是令人头秃、令相关机构心焦的博弈。
基于此,2015年5月,WHO发布“命名实践”,并呼吁科学家、国家当局和媒体广泛采用,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给国家、经济和人民带来的不必要负面影响。
该实践指出,给新的疾病、病毒等命名,不鼓励使用:
地理方位(比如中东呼吸综合征、西班牙流感、裂谷热);
人名(比如克罗伊茨费尔特——雅各布病、恰加斯氏病);
动物或食物种群(猪流感、禽流感、猴痘);
文化、人口、工业或职业(如军团)和可煽动过度恐慌的术语(如不明、致命、流行)。
推荐的命名思路是,采用:
疾病症状方面(如呼吸道疾病、神经综合征、水样腹泻)的通用描述性术语和疾病表现;
受影响人群(如青少年);
疾病严重性(如进行性、严重);
季节性特征等有力可得信息方面(如冬季)。甚至是任意标识符(α,β,a,b,I,II,III,1、2、3)。
实践还建议,按照首写字母进行缩写,也要谨慎。
它以SARS为例。这是“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的首写字母缩写。但SARS和SAR的写法非常接近。后者是“特别行政区”(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的缩写。有人指出,SARS容易让人联想起香港是中国的特别行政区,并联想到病毒源于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