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及其他地区,病毒性肺炎的持续爆发与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有关。尽管蝙蝠可能是SARS-CoV-2的宿主,但尚不清楚任何可能有助于向人类转移的中间宿主的身份。 

  2020326日,香港大学管轶和广西医科大学胡艳玲共同通讯在Nature 在线发表题为Identifying SARS-CoV-2 related coronaviruses in Malayan pangolins的研究论文,该研究对广西和广东反走私行动中查获的多个穿山甲样本进行检测,并在穿山甲样本中发现了冠状病毒,属于此次新冠病毒的两个亚型,其中一个受体结合域与新冠病毒密切相关。穿山甲冠状病毒的多个谱系及其与SARS-CoV-2的相似性的发现表明,穿山甲应被视为新型冠状病毒出现的可能宿主,该研究再次强调应禁止交易穿山甲等野生动物。 

  2020319日,云南大学张志刚团队在Current Biology 在线发表题为Probable Pangolin Origin of SARS-CoV-2 Associated with the COVID-19 Outbreak的研究论文,该研究对之前发表的马来穿山甲病毒组学数据(该数据由2019324日无法救护成功的穿山甲肺的样本获取)进行重新组装和全面系统地分析,发现这批马来穿山甲携带SARS-CoV-2相近的冠状病毒(命名为Pangolin-CoV),其与SARS-CoV-2BatCoV RaTG13的基因组相似性分别为91.02%90.55%总而言之,这项研究表明穿山甲物种是SARS-CoV-2的天然库。同时,该研究也呼吁加强野生动物保护和管理,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SARS-CoVMERS-CoV的情况相似,蝙蝠仍然是2019年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的可能起源物种。然而,SARS-CoVMERS-CoV通常在进入人类之前先进入中间宿主,例如果子狸或骆驼。这一事实表明,SARS-CoV-2可能是通过其他动物传播给人类的。考虑到最早的冠状病毒病2019COVID-19)患者报告未在海产品市场上暴露,因此找到中间的SARS-CoV-2宿主来阻止种间传播至关重要。  

  管轶团队收集了20178月至20181月期间广西海关在反走私行动中查获的18个冷冻穿山甲的(肺,肠,血液)等43个组织样品。令人惊讶的是,高通量测序显示在43个样本中的六个(两个肺,两个肠,一个肺肠混合物,一个血液)存在冠状病毒。接下来,研究团队对20185月至7月之间收集的另一批穿山甲样品进行了进一步的qPCR检测。发现12只穿山甲的19个样本(九个肠组织,十个肺组织)中,三个肺组织样本呈冠状病毒阳性。 

  人类SARS-CoV-2,本研究中获得的穿山甲冠状病毒序列与其他参考冠状病毒之间的进化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