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北京5月15日电(王坤朔)庚子年春节前夕,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汹,面对全新的病毒,几乎一切都是未知。除夕夜,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呼吸科主任王玉光作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高级专家组成员,星夜奔赴武汉。他初到武汉时面临哪些情况?中医药应如何更快介入突发传染病救治?本期新华网“全球疫情下的中医药新观察”系列访谈邀请王玉光回顾他在武汉的救治经历,思考中医药在突发疫情中的作用和价值。

  中医药使用两周后开始全面显现成效

  新华网:您作为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派出的高级中医专家组成员,在1月24日除夕夜抵达武汉。您刚到武汉的时候,了解到的情况是怎样的?

  王玉光:刚来到武汉的时候,感觉到医疗系统基本处于一种全负荷甚至超负荷的状态,一方面是病人特别多,有些病人甚至收不进去;另一方面是医护人员在救治一种突发未知疾病方面,处于比较忙乱的状态。

  国家中医药管理局高级专家组成员、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中医医院呼吸科主任王玉光

  1月21日,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与中国中医科学院广安门医院急诊科主任齐文升组成的第一批中医专家组赶赴武汉,根据他们在武汉对病人病情的了解和判断,以及广州、北京等地的一线病人情况,制定了中医诊疗方案。我们这一批专家于1月24日晚抵达,当时国家卫健委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已经印发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三版)》,纳入了中医诊疗方案。

  我们到达武汉之后,诊疗、调研的情况与前期专家的认识和判断基本是一致的。武汉第一批用上中药的患者大概是在1月21日,在我们到武汉之时,中医药的使用尚不满一周,其有效性还没有明确显现。在使用1—2周之后,中医药的效果逐渐显现。

  中西医结合指导康复训练

  新华网:目前已经有了大量康复患者,通过对康复患者的观察,发现了哪些特点?有没有肺部损伤等后遗症出现?

  王玉光:针对不同的证型,患者的肺部损伤是不同的。轻症的患者,一般没有整体的肺损伤问题,或者比较轻,重症的患者,肺部出现纤维化的程度就比较重,因此针对不同类别的患者、不同的肺部损伤情况,需要制定针对性的康复方案。

  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印发了《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恢复期中医康复指导建议(试行)》,指导恢复期患者的康复工作,给不同证型的患者推荐汤药以及中医适宜技术,包括艾灸、推拿、耳穴压豆、刮痧、拔罐、针刺等,还有膳食指导、情志疗法、八段锦、太极拳等多种疗法。临床医生可参考指导建议,根据患者个体情况给予相关治疗或康复指导,患者出院后也可以根据建议采用适宜的自我干预方法。

  王玉光诊查患者

  新华网:为什么中医药对对未知、突发疾病能起作用?

  王玉光:对于不明病原学的疾病,中医在早期能根据患者的症状辩证论治,提出针对性的解决方案。中医不针对病原学,针对的是病原学和人体的互相作用所形成的状态,对人的状态、证候进行治疗、调理和干预。因此针对这种未知、突发的疾病,中医也能有办法。

  中医药对轻症、普通型患者的疗效确切,能降低轻症转为重症的比例,中西医在结合救治危重症方面也能发挥重要作用,对于康复期的患者,有多种方法能促进康复。

  面对新型突发传染病,中医应建立自己的队伍

  新华网:经过本次疫情的考验,您发现哪些问题值得反思和改进?

  王玉光:通过这次疫情,中医应该更早、更及时、更全面地介入。本次虽然中医药参与程度比较深,但是介入的速度仍然不够,应该在疫情出现之时立即介入,对于重症和危重症的救治,这次中医药的介入还是稍晚。

  从这次应对的表现来看,面对新型突发传染病,中医需要有自己的基地和队伍,在这方面还是比较薄弱的,需要更完善的制度去建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