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加载中,请稍候...

李德林-高盛的“诅咒”

play 李德林-高盛的“诅咒”

  文/意见领袖专栏作家 李德林

  “美国正在向伟大过渡。”特朗普对美国经济相当自信,自认为明年将迎来不可思议的复苏。志得意满的特朗普喊完口号,兴高采烈地去打了两天高尔夫。没想到华尔街头把交椅上的高盛腾地一下站起来,给特朗普泼了一盆凉水:“破产海啸已开始,下一场危机逼近。”高盛的“乌鸦嘴”会变成特朗普的诅咒吗?

李德林:高盛的“诅咒”

  在口号方面,没有谁比特朗普更懂得口号的意义。疫情已经让美国人民饱受煎熬,生死是执政的基础,任何的说谎者终将成为历史的罪人。谁能成为白宫下一个四年的主人?共和党的特朗普?民主党的拜登?疫情往往容易成为游戏规则的改写者,任何一方上台都面临百业凋敝的窘境。

  债务往往是风险最大的地雷,美国非金融企业债务自2011年以来增长了60%,升至历史高位,占GDP的比重也创下新高。疫情让各行业的营收下滑,甚至不少公司颗粒无收,企业现金流变成负数。破产的企业越来越多,进入一个债务违约的新周期。

  能源一直是共和党的基本盘,因为疫情导致需求暴跌,能源行业到年底的12个月高收益债券违约率可能突破13%,别小看这个数字,跟2008年金融危机的峰值很接近。

来源:高盛报告

来源:高盛报告

  除了能源,房地产一直是美国经济的“毒药”。2008年大量的房贷违约引爆了金融危机,华尔街上的百年投行烟消云散,银行、保险更是靠国家的援助才得以幸存。大量的商业地产从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一路高走,可是疫情以来门可罗雀,商业抵押贷款的风险敞口越来越大。现在商业银行收紧贷款,损失拨备也大幅增加,以应对违约率的上升。

  高盛没有特朗普乐观,经济低迷持续时间长会给银行系统进一步带来压力,尤其是很多高风险贷款还是通过监管较少的非银行金融机构放出去的,隐形的风险更加难以评估。高盛悲观地认为,如果即将到来的违约危机最终与全球金融危机一样严重,美联储将继续放水。都已经零利率了,美联储下一步放水那就是QE量化宽松了。

  高盛的悲观源于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福奇的一个深信不疑的判断:秋天将再度出现新冠病毒,最终的游戏规则改变者将是一种疫苗,但是需要12到18个月。世界卫生组织也很担心过早放松新冠疫情相关限制措施,会立即出现第二波感染。

  高盛给特朗普泼冷水,除了疫情,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一番话更给高盛的诅咒一个注解,鲍威尔警告美国可能面临严重及长期的经济衰退,这次衰退的规模和速度是现代历史上前所未有的,比二战以来的任何一次衰退都严重。特朗普能摆脱高盛的诅咒吗?

  当我看到贾跃亭的FF拿到美国的救助资金,立即想到美国到底有多少企业需要救助?美国小型企业管理局的数据显示,美国有3070万注册的小型企业,有2480万家属于没有雇员的皮包公司。有590万家雇佣工人在500人以下,这590万家公司总共有5990万人,占到美国劳工47.3%。

  消化美国大量劳动力的小型企业在疫情中获得了430万笔的薪资保护贷款,占小企业总数14%。目前有64%的小企业集中在餐饮住宿、卫生保健与社会援助、零售贸易、建筑业、专业技术服务、制造业。其中以住宿餐饮、线下教育、娱乐休闲等行业为首的1830万人,随着远程操作等场景的改变,未来6个月或面临永久裁员的风险。意味着很多企业可能破产,员工失业、个人负债资金链断裂。

  现在摆在特朗普面前的是4月非农就业减少了2050万人,失业率上升至14.7%。第一季度GDP环比增长为负的4.8%,美国经济咨商局预测全年GDP增速一旦在秋季出现疫情防控失败,美国的经济增速可能扩大到负的7.4%。当然,随着防控措施的得力,以及大量企业的复工,美国全年的GDP可能拉高到负的3.6%。

  根据2008年的历史经验,危机会提升居民的储蓄冲动,居民当时将储蓄占可支配收入的比例从3.8%提升到12%。而现在这个比例已经提升到13.1%,意味着会制约居民的消费,而消费占美国GDP的比重达到70%。消费进一步制约,那么美国的经济陷入萧条的可能性大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