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新病例的迅速增加,2019年冠状病毒病(COVID-19)很快引起了全球关注,病原体被鉴定为SARS-CoV-2截至目前(523日),据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全球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532万例,死亡人数达33万。这些数字每天都会更新,而且预计还会进一步增加。但现在为止,没有疫苗或药物被批准用于治疗COVID-19 

  2020526日,中国科学院微生物研究所,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首都医科大学,安徽大学等多机构强力合作,高福,严景华,袁志明,王奇慧及王福生共同通讯在Nature 在线发表题为A human neutralizing antibody targets the receptor binding site of SARS-CoV-2的研究论文,该研究报告了从恢复期的COVID-19患者中分离出2种特异性人单克隆抗体(MAb)。CA1CB6在体外对SARS-CoV-2具有强效的特异性中和活性。 此外,CB6在预防和治疗方面均抑制了恒河猴的SARS-CoV-2感染。 进一步的结构研究表明,CB6识别与SARS-CoV-2受体结合域(RBD)中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位点重叠的表位,从而通过空间位阻和直接界面干扰病毒/受体相互作用, 该结果表明CB6值得进一步的临床转化研究。 

  2020526日,深圳第三人民医院,南方科技大学,清华大学,广州医科大学等多机构强力合作,张政,王新泉及张林琦共同通讯在Nature 在线发表题为Human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elicited by SARS-CoV-2 infection的研究论文,该研究报告了来自8SARS-CoV-2感染个体的单个B细胞的206 RBD特异性单克隆抗体的分离和表征。该研究鉴定出具有有效抗SARS-CoV-2中和活性的抗体,该抗体与ACE2RBD结合竞争能力相关。出人意料的是,尽管发现了抗SARS-CoV-2抗体与其三聚体刺突蛋白有实质性的交叉反应性,但它们均未与SARS-CoVMERS-CoV RBD发生交叉反应。与RBD结合的抗体的晶体结构分析显示,位阻可抑制病毒与ACE2的结合,从而阻止病毒进入。这些发现表明抗RBD抗体是病毒物种特异性抑制剂。此处鉴定的抗体可能是SARS-CoV-2临床干预措施开发的候选抗体。 

  另外,2020517日,北京大学,首都医科大学,军事医学科学院及协和医学院联手合作,谢晓亮,秦成峰,秦川及金荣华共同通讯在Cell 在线发表题为“Potent neutralizing antibodies against SARS-CoV-2 identified by high-throughput single-cell sequencing of convalescent patients B cells”的研究论文,该研究报告了通过高通量单细胞RNA和来自60名康复期患者的抗原富集B细胞的VDJ测序对SARS-CoV-2中和抗体的快速鉴定。8558种抗原结合IgG1 +克隆型中,鉴定出14种有效的中和抗体,其中最有效的一种是BD-368-2,对假型和真实SARS-CoV-2IC50分别为1.2 ng / mL15 ng / mL BD-368-2SARS-CoV-2感染的hACE2转基因小鼠中也显示出强大的治疗和预防功效。此外,中和抗体与刺突-胞外域三聚体的3.8? 冷冻电镜结构显示该抗体的表位与ACE2结合位点重叠。此外,该研究证明可以根据预测的CDR3H结构与SARS-CoV中和抗体的相似性直接选择SARS-CoV-2中和抗体。总之,该研究表明可以通过高通量单B细胞测序有效地发现人中和抗体,以应对大流行性传染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