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8日,德国弗里德里希·勒夫勒研究院全世界最早的病毒研究机构)联合德国弗莱堡大学、汉诺威兽医大学、英国皇家兽医学院、动植物卫生局、芬兰赫尔辛基大学和美国西奈山伊坎医学院强力出击,通过对大规模欧洲家猪大数据集的检测与分析,发掘出一批潜在的人兽共患甲型猪流感病毒。相关研究发表在CellHost & MicrobeSurveillance of EuropeanDomestic Pig Populations Identifies an Emerging Reservoir of PotentiallyZoonotic Swine Influenza A Viruses”。 

Cell Host & Microbe:又一批潜在人兽共患流感病毒被发现!

  20154月至20181月,研究人员在17个欧洲国家开展了针对swIAV(甲型猪流感病毒)的大规模监视工作,历时34个月。在例行兽医访问期间,总共从2457个单独的农场中采集了18313例呼吸道疾病猪的样本进行分析。惊讶的是,研究人员发现,在整个欧洲超过50%的采样农场中确定了多达四种主要和几种次要的swIAV谱系的全年密集病毒活动现象。而区域化的,甚至是同一水平上几个亚型的共同流通或共同循环,使得病毒间通过频繁的重排而促进了基因型的多样化现象。 

  进一步,科研团队选择了292种源自细胞培养的病毒分离株和两个鼻拭子样本以对HANA片段进行全长测序分析。结果再一次验证了猪群中所发生的密集的持续重组事件所导致产生了各种IAV(甲型流感病毒)株。这些毒株带有来自2009年大流行病毒的IGSinternal genome segment,内部基因组序列/内部基因组片段;1984年,人类季节性H3N2病毒与H1avN1av亚型重新组合,将人类病毒的HAH3)和NAN2)引入了六个禽源内部基因组片段(IGS)的背景中;这种重配体(H3N2)在欧洲的猪中已成为地方病),但表达了不同于该人病毒的HANA蛋白,即病毒的关键蛋白氨基酸与人类大流行中病毒株有差别。系统进化树分析同样支持了这个观点--欧洲swIAV的系统发育分析揭示了新的HA / NA组合和以前未知的基因型出现。当然,在小编看来,病毒间的重组与重排现象在流感病毒各毒株间是非常频繁且普遍的,正是这种频繁的重组才导致了流感大流行中变幻莫测的基因组或新毒株出现。 

  那么,这些新重组的病毒株是否真的会逃避人体免疫从而引起疾病大流行呢?为了分析当前循环的swIAV是否具有MxA耐药性(抗病毒蛋白MxA已被证明是IAV的关键抑制剂),科研人员分析了10个具有不同基因型的分离株(选定的swIAV分离株代表了不同的基因型、亚型和谱系,这些病毒在NP中带有多态性氨基酸,这些氨基酸与人类MxA的抗性有关)是否存在MxA耐药突变,并在先前建立的人类MxA转基因(hMxAtg / tg)小鼠品系模型中进行了测试。惊讶的是,小鼠模型在感染目的毒株后均表现流感样表型,证明所有重组毒株中存在大比例的可发生人体免疫逃逸的病毒株